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午夜怪谈 >

旅馆

时间:2022-05-17 12:3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我在读小学时候,一次上学途中看到一只被汽车轮子辗毙的老鼠,它的内脏翻出,暗红色的鲜血和粉红的内脏发出令人作呕的臭味,但我看到了一个其他人所看不到的东西┅┅

18年后,我在一间旅馆负责房内整洁,那是一间不上不下的旅馆,位在都市近郊,一条宽广的八线道旁,我们提供饮食住宿和绝对的隐私。

当我刚开始工作时,老板告诉我,104号房不用整洁。

后来我发现也从没有人住在104号房过,那间房似乎是不能住人的,因为某种原因┅┅

但我却在某晚,利用拷贝的钥匙,进入了104号房,我立刻知道为什么这间房没有让客人住过,因为在房间的角落, 伏着一个鬼魂。

那是一个白人的小孩,大概只有12、3岁左右,她血流如注的脸孔和被人撕烂的衣裳,告诉我她就是3年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宗奸杀案的女主角。

她看到我之后,立刻摆出恐怖的脸孔,并且让水壶和枕头在空中飞舞,制造出许多噪音。我害怕别人会听到,于是扯起被单,并把她压在床上,她面露惊恐的看着我,当然,过去从没有人可以碰到她,何况是将她压制在床上?

但我一碰到女孩的灵体,我称之为灵体,因为她已经没有身体了,她所制造的噪音和空中的水壶一并沉寂了下来。

我拿出胸袋中的面纸,擦去她脸上的血渍,虽然面纸还是白的。

我扯下她的衣服,而在我一松开手之后,那些衣服便如同赤阳下的冰块,缓缓的消失于空中。

我看到她的肉 ,和那稀疏的金色阴毛,还有发育良好的微耸乳房,粉红色的乳晕。

女孩,或是说女鬼,不断的尖叫着,可惜,只有我听得到她,她的声音是很美丽的。

我将舌头深入她的口中,品尝那湿湿冷冷的、少女的唇舌,她用力咬牙,却绝望的发现无法咬到任何东西。

我微笑着放开她的手,她用力的推挤,但她的手像幻灯片一样地穿过我的躯体,而我却能坐在她的身上,两手捏着她的乳房。

我抓起她,说道∶“你好象是被四个黑人大汉轮奸了一个晚上以后,在第二天凌晨被一把利刃划破喉咙而死的,不是吗?”

我看到她脖子上有一条长长的红色裂缝,我用手指抚摸,那裂缝缓缓的愈合了∶“那真是污辱你的美丽。”

少女依旧试图逃脱,但我抓起她的双腿,用力的将肉棒插入她狭窄冰冷的阴道中,她发出了痛苦的嘶喊,差点害我聋掉。

我缓缓的抽插着,抱着少女的身体,无视她的痛苦,吸吮着她渐渐甜美的唇和舌,玩弄她的乳房。

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∶“被四个黑人大 强暴的感觉想必让你快活得要死,对不对?”

然后我又笑着说∶“喔!抱歉,我无意冒犯,但你已经死了。呵呵!”

那少女的表情无法用言语描述,你必须亲眼看看那七孔流血的样子,绝对不是任何恐怖电影所比得上的。

我看她又满脸是血,于是拿起被单把血迹擦干净,边说道∶“喔,别生气,虽然我只有一个人,但我会努力去弥补那三人的差距的。”

一边将她转过身来,以背后的姿势插入,我趴在她的娇小身躯上,眼睛看着她痛苦的承受我的肉棒和我的重量,但却用力每次都将肉棒刺入女孩的最深处,龟头可以碰触到那柔软的子宫壁,凉凉的淫水像瀑布样的泼洒出来,可惜在半空中就消失了。

我笑道∶“你喜欢,对不对?你喜欢男人从背后干你的烂 ,对不对?”

我抓起她的乳房,她痛得叫了出来,上身挺起,用膝盖支撑着身体,我用力从她的屁股后面用力的插入再插入。

“回答呀,哑巴吗?”我用力地突刺女孩。

“没有┅┅我没有┅┅”女孩终于说话了。

我拔出了肉棒,改用手搓揉她的阴蒂,说道∶“没有?那这堆淫水是什么?

多得可以装两个一公升的可口可乐瓶了。”

“我真的没有┅┅”

我生气了,一把推开女孩,她靠着床头,惊惧的看着我,肉 的淫水还在淌流。

我低吼道∶“那你没有棒棒糖吃了,说谎的女孩!”

我当着女孩的面,开始自慰,我故意用龟头碰她的脸和嘴巴,一边上下套弄着。

女孩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新的表情,她的脸上开始浮现淫秽的欲望,她张着嘴想要吸食我的肉棒,但我抽了回来,说道∶“你不喜欢不是吗?”

女孩的眼睛看着我,她知道我想要的答案,她咬着嘴唇,脸上泛红,说道∶“我┅┅我说谎。”

我大笑道∶“哈哈哈!你真是个坏女孩,你想要被处罚吗?”

女孩面露喜色,道∶“请┅┅请处罚我吧,用你的棒子处罚我┅┅”

我把肉棒塞入她的口中,道∶“淫女!把我的肉棒好好舔干净,然后我才来教训你!”

女孩温顺的用冰凉的舌头吸吮肉棒,两手抚弄着睾丸,和刚才可说是180度大转变。

过了不久,我在女孩口中射出了浓浓的精液,女孩娇羞的含笑将那美味的汁液一滴不漏的吞咽下肚,活人的精液是鬼魂最好的营养剂。

她淫荡的张开双腿,露出粉红的阴户,用极其淫秽的声音道∶“你要来处罚说谎的女孩了吗?我需要有人用棒子狠狠的痛打我。”

女孩含吮着自己的手指,唾液缓缓顺着手指流下,她的另一只手在阴道中抽插,时时拔出来,品尝自己的味道,那淫水的丝线在空中漂浮,缓缓的消失。

我无动于衷,笑道∶“你还没有说实话,坏女孩,你喜不喜欢男人从背后用肉棒插入,干你的淫 ?”

女孩嘻嘻笑道∶“我说实话,你还会用棒子处罚我吗?”

我说∶“当然,我会一直处罚你,直到天亮为止。”

女孩红着脸,眼神盯着我的肉棒,缓缓的道∶“不,我不喜欢男人从背后插入我,我喜欢他们从各种地方插入我,干我的 !”

说话的同时,她也达到了一个激烈的高潮,淫水喷了有三公尺远,只是还没碰到地板就消失了。

我佯怒道∶“你这只淫贱的母狗,我要狠狠的教训你!”

我抱起她,她的身子和两条面纸差不多重,她的腿缠绕在我的腰上,我紧抓她的屁股,用力的撞击。这时若是别人看到了,只会看到我一个人光着身子,两手上下用力挥动,脸上还一副乐不可支的表情。

但那真的非常舒服,我很久没有干过如此令人舒爽的肉 了。

很快的我射精了,深深射入女孩的子宫中,我可以从眼前的镜子看到那乳白的精液在空中缓缓消失的模样。

女孩她的身体颤抖着,冰凉的肉壁颤颤的一缩一放,大量湿冷的淫液喷射到我的身上,这感觉着实诡异。

待女孩恢复之后,我们在床上再次大战,这次是从背后插入,我抓住她的乳房,那对乳房吸收了我的精液,比刚才大了一些。我坐在女孩的大腿上,两手拨开她的屁股,让肉棒肆无忌惮的插入女孩,我在她耳边说道∶“淫荡的女孩,你喜欢我的肉棒吗?被人干的滋味如何?”

女孩失神的呢喃道∶“好棒,我好喜欢,我喜欢被人干。”

我又问道∶“淫女,你喜欢我每天干你吗?”

女孩低声道∶“只要你喜欢,我会每天抬起屁股,让你插入我、干我,然后射精。啊啊啊!”

她又达到了一次高潮。

我继续对她说道∶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奴隶,你要像狗一样的对我摇尾乞怜,只有当我要的时候,我才会干你的 ,你没有要求的权利。懂了吗?懂了的话,叫三声汪!”

女孩喜悦的哭泣道∶“啊啊┅┅我的主人,我是你的奴隶,你的母狗。汪!

汪!汪!”

我满意的在女孩的子宫中射出另一波淫乱的种子。

半小时后,我满意的离开了104号房,我在女孩的口中和 内、肛门、脸上射出无数的精液,我相信她很喜欢我的味道。

下班之后,我回到了自己的公寓,电话上有将近12通的留言,其中有10通是请求我去替他们驱魔的顾客。

我只在周末兼差驱魔,偶尔会带几只新鲜的女鬼回家享用,现在耳边又传来她们调用我的声音,我走向卧室,打开灯┅┅

数只美丽女鬼在天花板上盘旋着,她们一看到我,便往我身上压来,她们口中叫着只有我听的见的声音∶“啊,我的主人,给我们更多的精液吧!”

夜晚似乎还很长久┅┅

作者的话∶这可能会有续集┅┅

《旅馆》的续集(?)

鬼有什么好怕的?

那些恐怖电影从来不是在真实的基础上拍摄的,因为我没遇过第二个能看见人魂的活人。

但要是你能看到,你就知道鬼是很可悲的生物,他们多数不知道自己死了,他们不是忘了自己是谁,就是只知道跟着某一个生前极为喜爱的活人背后。

一只鬼知道自己已死的状况只有两种,一是他就要永远消失了,二是他会开始报复害死他的人,死于非命的人多变成第二种,不过鬼能做的非常有限,最多让一辆小孩的三轮车在天上飘就很了不起了,让人死掉或生病在没有他人帮助下一只鬼是绝对做不到的。

大部分的鬼死后不到三天就会消失,因为他很快发现没人听的到,也看不到自己,最后在他想起自己的身分的同时,终于发现自己已经死了,于是便象早晨的云雾在阳光下消失。

如果过了三天他还没消失,那表示他通常是已完全忘记自己活着的身分了。

那之后,依照每个鬼的不同,有些一个月后自动消灭,有些可以撑到两三年。

星期五的晚上,一个带着女儿的妈妈住进了105,她们象是要回娘家看看外公外婆,女人的丈夫不在,可能是离婚了。

女孩和她的妈妈留着一样乌黑的卷发,大概只有11、2岁,疲惫的双眼无力的阖在眼上,女人拖着孩子和行李箱进了105,那是晚上9点。

我走进104,那个金发女孩从床底下透过床板钻了出来,两手往我的制服裤子伸去,一边叫道∶“讨厌,你怎么那么久才来嘛?”

我抓住她的右手,道∶“到隔壁去看看,告诉我她们在干什么?”

金发女孩,她叫做桃乐丝,是个在104被奸杀的雏妓,却说道∶“你不是说今天要陪我的吗?”

我瞧着她,手指着105的方向,道∶“谁是主人?你还是我?”

桃乐丝的脸上一瞬露出了反抗的神色,但很快便收敛起来,穿过墙,进入了105。

当她回来时,她满脸兴奋的叫道∶“主人,她长的很漂亮!你想要上了她们两个吗?”

幸好只有我听的见,不然麻烦可大了。

“告诉我她们在做什么,”我道∶“并且闭上你的嘴。”

桃乐丝缠上我的脖子,手透过衣服抚摸我的肉棒,一边在我耳边呢喃∶“我的主人,你的奴隶看到那个黑发的女人在洗澡,她的女儿在床上,已经睡着了。

她们说明天还要赶路,不早起不行,所以要早点上床。”

我点头道∶“很好。”

拉下拉炼,露出坚挺的肉棒,桃乐丝立刻送上她香醇玉润的口,让我笼罩在一种诡异的清凉里,她的舌头开始绕着龟头旋转,牙齿轻轻咬啮着阴茎。

我很快的就射精了,桃乐丝幸福的吸食着,精液对活人来说没有什么营养价值,但对鬼魂来说却是她们赖以维生的必须品之一。

桃乐丝兀自殷勤的舔舐着肉棒,似乎想再挤出些什么。

我一边享受着桃乐丝忠诚的服务,一边告诉她我的计划。

12点到了,旅馆只剩几个人还是清醒的,在大厅值班的杰克,和两三个无聊的围着电视的客人。

我悄悄走进105,门没锁,我四顾周围,没有人在附近,我快速的把门拉开,进入了房内。

左边是两张单人床,右边是一具老旧的电视机,里边的门是通向浴室和厕所的。我看到桃乐丝在黑暗的空间里散发着微弱的蓝光,她指指左手边的床位,然后便钻了下去。

我走到床旁边,缓缓拉起被缛,没有光,我很难看到东西,只隐约看到一具女体的轮廓。

我站在一旁,静静的听着房内的声音,渐渐的,在呼吸声之下,是另外一种我非常熟悉的声音,那是阴道被刺入的声音,肉壁分泌出的淫水顺着女人纤细的手指,肉和着肉的声音。

女人的呼吸声也慢慢沉重了起来,我听着她低吟着“啊啊,再用力一点,再用力插,深一点,啊┅┅哈┅┅”

我脱下裤子,爬上床,在黑暗中顺着淫秽的欢声,移开女人的手,深深刺入了她的肉体之中。温热湿滑的肉壁包覆着我,粘粘的液体流到了腿上。

我开始激烈的抽刺,和鬼魂不同的质感让我非常兴奋,我握住女人的乳房,柔软但有弹性,随着我的身体而摆动着。

桃乐丝突然探出头来,道∶“主人,她快醒了。”

我点点头,桃乐丝飞快的往隔壁床飞去。

我继续抽插着,女人的手缓缓的抱着我,她似乎还不清楚自己抱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,我听着她哼哼哈哈的呻吟着,道∶“喜欢吗?被我插弄肉 的感觉很舒服吧?”

女人惊讶的吸了一口气,我道∶“你不想吵醒女儿的。”

女人似乎呆了一下,然后用颤抖的声音低声道∶“你是谁?”

我用力的刺入,女人嗯了一声,勉强忍住没叫出来。

我开始舔她的唇,说道∶“你刚才梦到了什么?嗯?”

女人没有回答,她任由我恣意吸食着她甜美的唇舌,我续道∶“你是不是梦到被很多疯狂的肉棒强暴?”

她颤抖了一下,我又道∶“你喜欢被很多男人插入你的嘴巴、肉洞和肛门,用力的拔出、插入,对吗?”

她颤抖的更激烈了,我继续说道∶“最糟糕的是,你不能抵挡男人精液的那股味道。”

女人用非常畏惧的口吻道∶“请┅┅请你别再说了。”

我笑道∶“把舌头伸出来。”

女人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缓缓的搅弄,我的手捏着她肿大的乳头,汗水流淌在床垫上,室内的暖气让我们觉得非常的热。

女人无声的配合着我的抽动,微弱的水声“啪搭啪搭”的环绕着四周,我在她耳边低声道∶“我要射了,射在你的里面。”

女人惊慌的抓着我的手臂,低声叫道∶“不可以,不行!”

我笑问道∶“为什么?你不是才梦到自己生下许多不知谁是父亲的儿子女儿吗?”

女人惊道∶“那┅┅那只是梦!”

我道∶“梦就是你真实的欲望。来替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女孩吧,我可不要男的。”

女人似乎象是要哭似的道∶“我┅┅我养自己的女儿都很吃力了,怎么可能替你生孩子┅┅”

我道∶“你意思是只要我替你们弄出生活费来,你就愿意替我生孩子吗?”

女人边哭边低声说道∶“不,不是的┅┅”

此时,另一个床的床头灯亮了,一个女孩稚气的脸从被缛中浮现,她揉着眼睛,道∶“妈妈,你在吵什么?”随即看到自己的妈妈正全身赤裸的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抱在一起,女孩惊道∶“妈妈,他是谁?”

我看到女人的脸上被一片红光遮掩,她焦急想说些什么,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把她转个身让她的正面面对女孩,我道∶“女孩,你看看妈妈的屁股。”

女人惊道∶“不,不要!”

一边用手遮掩自己和肉棒的相结处,但我却抓住她的两手,边说∶“你看,妈妈正在被我用大肉棒干小 喔。”

女孩的脸早已飞红满面,她 着嘴,看着我用力挺腰将肉棒刺入她所生出来的地方。

丰沛的淫水让我的肉棒在微弱的灯光下闪亮着,宁静的房间里只有女人的呼吸声和肉棒淫水的打击声,女人闭起了眼睛,泪水缓缓的溢出她紧闭的眼眸。

我对女孩说道∶“你有和男生干过吗?”

女孩羞涩的摇摇头,我道∶“真是太可惜了,待会让我好好的教你。”

女人一听,惊道∶“不行,你绝对不准┅┅”

但她的话却被我用嘴巴给封住,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,激烈的吸食她,女人在我离开她的时候,两眼迷蒙的看着我,挣扎的两手也无力的绕在我的肩头。

我把她的头稍微往前,让女孩有一个更清楚的视界,我道∶“女孩,你问问妈妈舒不舒服。”

女孩红着脸,她看着母亲因为快乐而扭曲的脸孔,她看起来非常痛苦,但又非常快乐。

女孩问道∶“妈妈,你舒服吗?”

女人没有回答,我用力的刺入,道∶“母亲怎么可以无视女儿的问题呢,这不是个好妈妈该做的事喔。”

女人在我的肉棒大力冲刺下,最后终于挤出两个字∶“舒服。”

我更快速的抽动着,边道∶“这样不行,你必须要描述一下,那是怎么个舒服法?是好舒服,还是很舒服,还是舒服得快死了?”

我用力一顶,龟头冲击着女人柔嫩的子宫颈,她叫道∶“啊啊┅┅要死了,我舒服得要死了!”

我乘胜追击,又问道∶“那你想要怀我的孩子吗?想要我在你体内射入浓浓的、白白的精液吗?”

女人疯狂的叫道∶“啊啊┅┅射吧,狠狠的填满我,让我怀你的孩子,让我变成你的东西吧!”

我于是射出了难以致信的大量精液,多到连女人的子宫都装不下,溢了出来滴到旅馆的廉价地毯上。

女人喘着气,头垂到了地板上,身体不停的抖动着,滚烫的精液带给了她无比的强烈高潮。

我回过神来,看着女孩,她的手在睡裤内摸索着,我看到桃乐丝在抚摸着她的下体,并对着我笑。

我问女孩∶“你看到我们在干嘛了吗?”

女孩缓缓的说道∶“你┅┅你用那根东西,放到妈妈的肚子里,然后一进一出的┅┅”女孩看了看地上的水渍∶“然后白白的水就跑出来。”

我笑着坐在女孩的旁边,“你叫什么?”我问。

“玛莉贝尔,大家叫我玛莉。”女孩答道,她的眼神里已有一丝的期待。

我笑着伸手进入她的睡裤中,她的小手胆怯的抓住我,我用一根手指缓缓按摩她无毛的裂缝,许多的温热液体已经将她的小内裤濡湿了一大片。

“你平常会摸摸自己吗?”我问。

玛莉的脸更红了,她点点头,道∶“我平常睡觉时都会摸自己,因为那很舒服┅┅”

我静静的看着她,她羞怯的看着我,又说道∶“放假的时候,我都把自己关起来,然后一直摸┅┅”

我抬起她小小的头,将舌头卷入玛莉的口中,她顺从的让我在她口中放肆。

我离开她的嘴,低声道∶“脱衣服。”

玛莉将自己的睡衣脱掉,我则帮忙将睡裤和内裤一并除去。

她的身体因兴奋而变成了美丽的粉红色,不大不小的乳房摸起来还有点硬硬的,但女人的曲线已缓缓的在她身上形成,但童稚仍浓,展现的是一种天真的性成熟,我含着她的乳头,耸立的乳头兴奋的充血,玛莉不自禁的叫出声来,两手抓着我比她粗上两倍馀的臂膀。

我问道∶“你要我的肉棒进入你吗?”一边坐起身来,将昂然的肉茎抬到玛莉眼前。

她惊讶的盯着那根青筋缠绕着的肉箭,两手颤抖着抚摸着,温暖的小手让我有一股已经插入肉 的错觉,最后在用手探索完肉棒每一寸皮肤后,玛莉说道∶“插┅┅插进来吧,我也要像妈妈一样┅┅”

于是我用力的一插到底,当龟头抵到子宫颈时,还有三分之一留在外头,玛莉没有叫,她只是紧紧抓着我的手,眼泪扑哧扑哧的掉了下来,被单上出现了一滩红色的暗痕。

我缓缓的抽插,加上桃乐丝的帮助,玛莉很快的开始感到了那美丽的快乐,下体渐渐的湿润了,腰肢也开始一上一下的扭动着,她比她的母亲更加能接纳我所给予的快乐。

我抱起她,让她坐在我的膝上,我告诉她∶“来,你自己动。”

玛莉迟疑了一会,但很快的开始抓着我的肩,上下晃动。

玛莉的眼睛被一层薄薄的银色雾气所遮掩,她张着口,发出欢喜的声音,乳房随着身体跳动着,皮肤红通通的散着蒸气,玛莉忘我的摇摆着,不久,便发出和她母亲一样的肉体撞击声。

我感到无比的快意,似乎又要射了,我在玛莉耳边念道∶“你要我射在里面吗?”

玛莉没有回答,她大概听不到我的话了。于是我又射出了许多白色的液体进入了这个美丽女孩的肉体中,她同时达到了高潮,肉壁紧紧箍着阴茎,边往里面吸。

玛莉用尽了力气,倒在床上。

我看看地上的女人,她尚未醒转,我便将她摇醒。她惊讶的看着我,看看床上赤裸的女儿,白色的精液缓缓的从玛莉的 中流泄出来。

女人痛哭起来,她道∶“你这恶魔,你强暴了我和我的女儿!”

我一把将她抓起,扔到玛莉身旁,便将肉棒再次插入女人兀自淌流着精水的肉 中,我抓起她的头发,对着她的耳朵说道∶“你说的没错,我强暴了你们两个,但这不是你所喜欢的吗?”

我抓住她的乳房,用力的抽插着,玛莉微睁双眼,看着我和她母亲的一抽一插,两手缓缓的往下体移去,我问玛莉∶“玛莉,你喜欢被人这样干吗?”

玛莉无力的点头∶“恩。”

我又问道∶“那你要搬来和我一起住吗?我可以天天这样干你,直到你满意为止。”

玛莉笑了,她小小的嘴巴裂的大大的,露出洁白的牙齿,高兴的说∶“恩,好呀!”

我看着胯下的女人,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我又和玛莉说∶“玛莉,给***妈看我们刚刚做了什么。”

玛莉坐起来,对着女人,张开大腿,她用中指插入自己的小 ,道∶“刚才┅┅我的小洞被那根好大好大的肉棒插进来了,它用力的抽进拔出的,害我好舒服喔,妈妈一定也很舒服对不对?”

玛莉闭起眼睛,右手中指开始不由自主的快速抽动起来了,夹带着白浊的精水,她继续说道∶“最后肉棒喷出好多好多热热的东西,打到我的肚子里面,突然我就觉得好舒服,好象在天空飞一样┅┅”

玛莉将自己的肉 移到女人的面前,她说∶“妈妈,我们以后每天都这样好不好?”

女人象是疯了似的,她伸出舌头,吸食自己女儿的液体,叫道∶“啊啊!你这个恶魔,你已经征服了我们,我们已是你的奴隶了。”

我再度的射精,填满了女人的肚子。

女人叫道∶“啊啊啊┅┅好热,再射多一点,填满我吧!”

我将女人转过身来,她的脸上已失去先前的武装,淫荡的神情充斥着美丽的脸庞,她的舌尖上还带着一些女儿阴道中的精液。

我说∶“你现在要怀我的孩子了吗?”

她舔食着我的阴茎,喜悦的叫着∶“是的,我愿意为你生下无数的孩子,只要你让我成为你的奴隶,让我终生服侍你,作你忠心的奴仆。”

女人突然将玛莉抱起,将她的肉 撑开,道∶“玛莉一个多礼拜前才月经,现在刚好是危险期,让她怀孕吧。”

女人的脸红通通的道∶“请将我们母女两人都当成你的奴隶吧。”

我满意的将肉棒插入玛莉的身体,她快乐的叫着∶“啊┅┅主人┅┅我的主人!”

我不久便射出了另一波白色浓稠的精液。

隔天早上,我在龟头传来的一阵快感中觉醒,玛莉幸福的用她小小的口和手服侍着肉棒,女人挽着我的颈子,她说道∶“我从没遇过像主人这样令我疯狂的男人,”她用力的抱着我,几乎让我窒息,她道∶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主人了,我和玛莉都是你的,不过┅┅”她吻我的唇∶“你要是敢抛弃我们,我会马上杀了你唷。”

我不禁一阵冷汗,她似乎不是个普通人。

女人又道∶“对了,我叫做翠娣,我的主人。”

翠娣爬上我的身子,将下体压上了肉棒,玛莉则将她的肉 凑到我的脸前。

今天是星期六。

旅馆3(?)西侧的旧馆

我后来告诉妈妈我在放学途中看到的事,她笑了笑和我说那只是我的幻想。

但是那是真实的,不是幻想。我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幽魂,不分黑夜白天,它们总是在街道巷里中游荡。

我抓住她们,用各种东西碰触她们气体一样的阴影,不久,我知道我能完全控制她们,我可以用手指割过她们的喉咙,让她们溶化成蓝色的液体,在空中被风打散。

我杀死一只麻雀,试着让路上的幽魂尝尝血的味道,它们对血或是任何带有生命的液体都象是中毒一样的渴求。

一天,我抓到一只奇怪的家伙,并把她带回家里。她是我看过的游魂中最像死人的一个,她对我的举动几乎没有反应。

于是,我做了一件我从没想过的事情,我把她的衣服撕了下来,露出她美丽的肉体,对当时的我来说是很美丽的。至少,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身体,用手摸她每一寸冰冷的皮肤,最后来到那个神秘的洞穴。

我把手指插入她的肉 ,里头也是冷冷的,我试着开始前后抽动。慢慢的,那只女鬼开始发出声音了,她的下体也渗出粘粘滑滑的液体。

我看着她两眼微张,舌头伸出又缩回的,只觉下体一阵燥热。我知道那是什么,我在学校常听同学讨论。

我脱下裤子,露出我的肉棒,并缓缓的插入那个冰冷的穴中。我的脊椎因为那寒冷和湿滑的快感而颤抖,但我做的多于颤抖,我扭着腰,趴在她的身上,她昏眩的两眼定在我的脸上,嘴中发出娇爱的喘息。

她伸出舌头,舔我的嘴,我张开嘴巴,让那条红红的东西钻到我的口中,感觉象是在吃一条微带苦涩的冰棒。

她冰冷的手按在我的腰上,顺着我的起伏一上一下,我看着她的脸被每一次的插入扭曲,看起来似乎痛苦,却又是快乐的表情。

她金色的短发激烈的摆动着,我快速的抽插肉 ,身体里面象是有什么要钻出来似的,只觉得身体一紧,股股白精喷出,那是我第一次的射精。

她突然象是活了过来似的,看着我,尖叫道∶“你┅┅你是谁!”

看看四周,看到自己赤裸的身体,她立刻发疯似的对我拳打脚踢,我无言的等着她安静下来。

她叫了一会,发现完全无人理会,似乎更害怕了,因为她的声音是很大的,只可惜除我以外没人听得见。

不久,她更发现了自己的手竟能穿过我的身体,她吓得闭上了嘴。

最后,她说道∶“其实我已死了,对不对?”

我点头,惊讶于她竟尚能保持形体,当一个鬼发现他已死时,就是他真的死掉的时候。

之后,我便将她豢养在家中,性起时便插插她的小 。

一天早上,我抱着贝丽的腰,从背后刺入她,贝丽欢喜的挺着屁股迎合着。

她很顺从,一开始那些活人的观念都被洗去,她每天最希望的就是能让我在她体内射精。

但是,或许是命运的转轮给我的试炼,妈妈却在此时打开房门,手里拿着一叠毛巾被,惊讶的看着我,一个人抓着空气,前后抽动肉棒。

我当时已经失去注意力,我吼道∶“啊┅┅贝丽,我要射精了!”却没有听到贝丽紧张的告诉我,妈妈已经进了房间。

妈妈不知道我在干嘛,这是当然的,虽然她立刻判断这不是任何好事,她抓住我,我当时没有能力反抗,打我的脸和我的屁股。

对一个小孩子来说,那是很痛的。我哭叫着,想推开妈妈,却无法办到。

但突兀地,妈妈停手了,我抬起头,看到贝丽嘻嘻哈哈的对我招手,下半身消失在妈妈的身体里。贝丽开始做一些很猥亵的动作,妈妈的身体就象一面镜子般忠实的反射出贝丽的心思。

妈妈将一只手伸到衣服里面,摸着自己的奶奶,另一只手穿过裙子,挑逗着下体。

我看着,被眼前的新奇景象吸引。

但妈妈红通通的脸看着我,她说道∶“爱德,妈妈变得好奇怪,你能不能去帮我拿杯水?”

我看着贝丽,她说那不是她让妈妈说的。

贝丽突然露出淫荡的微笑,妈妈伸出手来,我发现她的手指上有一些透明的液体,粘粘的,妈妈抚摸着我的小腹,最后停在稚幼的肉棒上,她说∶“刚刚妈妈打你,你痛不痛?”

我点点头,妈妈爱怜的套弄着我的肉棒,那比贝丽冰冷的手舒服多了,很温暖,而且像雪一般柔软。

妈妈的额头碰着我的,她轻轻的,说道∶“你想要妈妈吗?”

口中的香气拂过我的脸,让我高兴的点头。

妈妈也高兴的说∶“我也很想要你,我的小爱德华。”

她躺下,嘴唇淫荡的打开,呼唤着我。我缓缓将妈妈身上的衣物除去,死人在这一点上较方便。

妈妈赤裸的肉体第一次呈现在我眼前,那高高隆起的双峰,象白玉般凝固在她的胸前,我把玩着它们,真实的乳房握在手里是软软的,不会突地消失不见。

妈妈的手一直在抚摸着我,灵活的手指让肉棒不住的抖动,前端所渗出的液体已多的流到妈妈的手腕上。

妈妈的眼睛看着我,她绿色的眼眸一望无底,细软的嘴唇象是会吃人,她呵着气,两手抱住我,双脚一缠,只觉一阵无比的柔腻温滑,我便进入了妈妈的肉体内。

那比起死人,自是无比的舒爽快乐,在欲望的强力驱使下,我开始猛烈的抽动,一下下将肉棒刺入妈妈颤抖着的肉 ,唤出一道又一道美丽的泉水,濡湿了妈妈和我的身体。

我舔舐着妈妈的皮肤,咬啮她粉红的乳头,妈妈快乐的叫着。

我吼道∶“妈妈,我要射了,射在里面,我要射在里面了!”

妈妈用力地抓住我的身子,她快乐的叫道∶“嗯嗯!射在里面,就射在里面吧!”

我的身体不断地起伏,强烈的感官快乐压倒了我,我发出一些声音,并射出浓浓的混浊精液。妈妈似乎达到了高潮,肉 象是帮浦般收缩,热热的液体打在肉棒上。

我趴在妈妈身上,一时间无法动弹,贝丽蓝蓝的身子从妈妈体内脱离了,我听着妈妈的心跳。

突然,妈妈哭了起来,我忙地抬头一看,泪水沾湿了我的头发,妈妈抱着我的头,眼睛下面已是两条小溪。

妈妈道∶“我┅┅我们怎么能做出这种事?”

我没有回答,因为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错,妈妈续哭道∶“爱德,我们不能这样。”

我生气了,我不喜欢别人不准我做我喜欢的事,我抓起妈妈的屁股,用力的插入。妈妈大叫一声,但她没有反抗。

愤怒的肉棒猛烈的攻击着敏感的阴道,妈妈随着我下体的摆动,缓缓的呻吟着。

我怒道∶“你不喜欢吗?”

妈妈只是呻吟。

“我可以每天都这样干你。”

妈妈抽了一口气,道∶“爱德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!”

我不管她,把妈妈的脸扳过来,我吸食那咸咸的泪水,小手抓住那丰满的乳房,“从今天起,”我道∶“妈妈你要和我一起睡。”

妈妈哭道∶“不行的,我们是母子呀。”

“我不管!”我怒道∶“你若不想我干你,刚刚为什么那样的让我干你?”

妈妈道∶“我不知道,爱德,我只是┅┅”

“你喜欢我的肉棒,对不对?”我用力地抽插着妈妈那泛滥的肉 ∶“对不对?”

妈妈高潮了,肉壁猛烈夹击我的肉棒,想要把我给吃了似的。

“说呀!”我抓住妈妈的脸。

妈妈痛苦的看着我,她的眼睛依旧是那样无比的碧绿,我用力一挺,肉棒深深的打击到妈妈的最深处,使妈妈发出了巨大的悲鸣,我听到妈妈微弱的说道∶“┅┅是的,我喜欢你的肉棒。”

我兴奋的抽插着,用一种无比的力量。妈妈抱着我,眼睛里那股淫秽的火焰又燃烧了起来,她亲吻我的脸颊和脖子。

我问道∶“精液如果射在女人肚子里,是不是会怀孕?”

妈妈点头,她的手紧抱着我,让我几乎无法动弹,我道∶“那么,你便为我生一个孩子吧,好证明你对我的忠诚。”

妈妈惊道∶“不!你爸爸会发现的!”

我道∶“我不管!”

我抓住妈妈的肩膀,让肉棒在妈妈深处射出第二股浓稠的精液。

妈妈又哭了,但这次我不知道她为何而哭,因为她达到了一次无比的高潮。

当天,我便和妈妈在家中不停的作爱,贝丽跟在我们身旁,捡食地上滴落的精液和爱液。

爸爸晚上回来的时候,我让贝丽进入他,让他把安眠药吃下去。妈妈惊讶的看着我,我伸出脚,隔着一个餐桌,用脚指点妈妈的肉 ,妈妈脸上立刻一片红潮。

爸爸问妈妈∶“是不是生病了?”妈妈摇摇头,道∶“不,我没事,只是有点热。”

我感到妈妈用手握住我的脚,并把脚指移到她的阴核上,妈妈对着我微笑,道∶“爱德,你也觉得很热对不对?”

旅馆四(?)古塔

我第一次注意到那个怪怪的男生是我五年级的时候,他真的是个怪人,从来不和班上同学来往,不过这种人最近越来越多,本当见怪不怪才对。

但是有一天,我不小心瞥到爱德华被我们学校的一个小流氓头子抓到一颗树下,似乎要勒索他。我想爱德华没有朋友,被勒索大概也只敢忍气吞声,便想去看看能不能帮他。

岂知,那个小流氓本来一副横肉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,他甚至还拿钱给爱德华!真是太奇怪了,因为他刚刚还抡着拳头在威胁爱德华呢。

以后,那个小流氓便再也没来找爱德华麻烦过了。

而我则开始观察爱德华的一举一动。我发现他时常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,或是动手动脚的象在抓些什么东西,象极了那些特殊班的学生,本来我是如此以为的。直到一天,大家都放学以后,他一个人独自留在教室里,这对他来说是反常的。我便躲在门外,偷偷看他。

爱德华又开始对空气说话,他还指了指黑板,他好象说了什么在黑板上写几个字一类的话,当然是不可能有人替他写的,因为那里没人。

但我错了!那粉笔竟然凭空动了起来,而且还缓慢的写起字来,我紧张的看着那粉笔,在黑板上画下一道道无力的线条,那写的是∶“IAMYOURSLAVE!”

我当时简直给吓呆了!我只想着越快离开那儿越好,没注意到我发出的脚步声。我冲回家,妈妈被我慌张的脸孔吓了一跳,忙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我本想立刻告诉她我所见的一切,但一个更大的恐惧阻止了我,爱德华,他是恶魔!他一定是个恶魔!万一我告诉妈妈,她一定会告诉警察的,而警察没办法打倒恶魔,虽然可以暂时毁灭他的身体,但恶魔的灵魂总会回来报复那告密的人,并让他也成为恶魔。电影都是这么演的。我害怕恶魔的报复,所以决定装作没事一样。

当晚,我在被窝里面想东想西,一直没睡着。

第二天,我和平常一样上学,没有发生特殊的事。

但在最后一节课的时候,我突然被一股奇怪的动力驱使,我回过头去看爱德华,他就坐在我的右后方第三格。他正看着我,他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珠子像是在对我笑着∶不用躲了,我知道你,你昨天看到我了。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,爱德华真的对我笑了,我急忙转头,心怦怦的跳,脸上也觉得好热,是恶魔的魔法吗?

下课了,同学们飞也似的冲出了教室,但我却不知道该不该走。虽然我很想走,但内心里面总是有个牵挂,或许,爱德华有什么话要和我说,但我一想,他是个恶魔,没有什么好话的。就在我心中七上八下之际,教室里只剩我和爱德华两人了,我惊觉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爱德华已经走出了门外。我突然有一股失落感。我以为他要和我说话的,或许是威胁,或是恐吓。

我跟着出去,爱德华似乎是去厕所,我跟着他,不知为什么。

我看到他把厕所的门关了起来,然后他似乎走进了其中一间个室,我听到第二次的关门声。我推开门,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,走进了男生厕所,里面看不到爱德华,我看着那三间关闭的个室,不知道爱德华再哪一间里面。

突然,其中一间个室的门打开了,那是残障人士专用的,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吓的一瞬间不知如何是好,呆呆站在哪里没动。爱德华从里面冲了出来,拿着一条黑色的毛巾,他迅速的将我的眼睛遮了起来。我竟呆呆的任他把持。

我被爱德华拉到了残障专用的厕所小间里,里面很宽敞,站四五个人都不成问题。我本来想要尖叫的,但却不知为何,总觉得爱德华应该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,既使他是个恶魔。

他没有和我说话,我只听到悉悉娑娑的声音,不知道是在干嘛,突然,我想像到那是爱德华在脱衣服的声音,我的脸马上烧了起来,他要让我看他的裸体?

一个温温湿湿的东西,贴上我的脸,四处游走,我觉得痒痒的,但又觉得好热,那个东西滑到我的唇边,缓缓的撬开了我的牙齿,进入口中。

爱德华在吻我!我害怕又兴奋的扭动着,但他好象抓住了我的头,我没办法躲开他的攻势。便任由爱德华恣意品尝,他的舌头好象蛇一般,又长又滑,弄得我全身都热了起来。

突然,我的眼罩被取下了,爱德华他离开了我,我看着他冷漠的脸,视线往下移,移到他的腰,和那条高高举起的通红肉棒,他竟把裤子脱了!我害怕的看着他,他想强暴我吗?

“是的!”爱德华突然说道∶“我要强暴你!”我倒抽了一口气∶“你┅┅你这恶魔,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”爱德华笑道∶“正因我是恶魔!”

他弯下身来,坚硬的肉棒抵着我的肚子,他又伸出他的舌头来了,舔着我的嘴唇,我坐在马桶上,忍不住身体那一阵阵的燥热,我把手指伸入裙子下面。

“打开你的嘴。”我乖乖的张开嘴,爱德华便长驱直入,那温热的感觉又袭上了我。

我的手感到一股温热的暖流,从内裤中渗透出来,爱德华的手覆盖在我的下体上,抓着我的手,缓缓的上下抚摸。爱德华另一只手伸到衣服下面,揉捏我的乳房,上下两股快乐的电流让我不自禁的叫了出来。

“你喜欢让我搞吗?”爱德华用一种下流的语气说道。

我不喜欢他这样说我,所以没有回答,但我却被他不安份的手指弄得“嗯”

了一声。

爱德华将手抽回,将他的肉棒放到我眼前,“打开嘴,让我进入。”他道。

我不知道该不该让他进来,因为那是他尿尿的地方,但我看着那红红的圆形物体,它滴着透明的汁液,我无法自制的抓住那肉棒,伸出了舌头,品尝那美味的液体,它有着令我全身酸麻的味道,我继续的,不断的用舌尖,或舔或吸,或仅是轻轻的触碰它,直到爱德华的身体开始抖动了起来,我看着肉棒的尖端分泌出一些白白的物质,在我明了那是什么之前,大量的精液已喷射到我的脸上,身上。

爱德华命令我将他清理干净,我便把肉棒含在口中,温柔的将剩下的精液都舔舐干净,直到他在我口中慢慢缩小为止。

然后爱德华便穿上衣服,走了出去,临走前,他对我说∶“如果你明天到我家来,我们就可以继续下半段。”明天是星期六。

当晚,我早早便上床睡觉,但我却不知道如何是好,因为他是个恶魔,而我却像疯子似的替他吸吮肉棒,吞咽他的精液,而且还希望更多!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,我只知道,我的手指在下体中造成的快乐是真实的。

第二天,一早,我便往爱德华家走去,那是我第一次到他家,我并不知道地址,可是我却走到了。

我按门铃,无人接应。于是我自己打开门走了进去,将门关起来时,顺便反锁。

我的双脚盲目的上了楼梯,好象我早已知道爱德华在哪似的。

我在一间房门外停住,因为里面传来了非常熟悉的声音,女人的哭叫。

“啊啊,爱德,我的爱德,杀了我吧,我快死了,妈妈快被你干死了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叫道,我的身体倒退了两步,但我的下体却突然象小便失禁一样的高潮了,爱德华,他正在和自己的妈妈性交!

我只感到一种无比的污秽和 心,但那下流的感觉却让我性奋异常,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。我打开门,走了进去。

我看着眼前这诡异的景象,那是一幅鬼魅般的构图,一个11岁的男孩,抱着一个比他大上20有馀的孕妇,吸吮着她的奶水,猛烈的抽刺那隆起如球的子宫。而那女人却是他的母亲。

我当场又泄了一次,新的内裤被爱液泄成透明,手指早已不听使唤的往肉洞里钻去,抠挖出更多的污秽的液体来。

我看着爱德华的肉棒闪闪发亮的拔出又刺入***妈的肚子里,我跪了下来,眼睛被泪水迷蒙,只听到那淫肉的撞击声。心中空荡荡的,只剩下体那源源不绝的快乐打击着濒临崩溃的自我。

我要爱德华,我要他插入我,象干那女人一般,疯狂的将我 烂磨碎。

我一边哭,一边猛烈的自慰,直到我看到了爱德华站在我的脸前。我抬起身子问道∶“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?”爱德华只是看着我。

“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我干了?你知道我在偷看你。”

爱德华看着我,他说道∶“因为你没有说出你心中的话。”

我立刻了解了,一切都是我的高傲和矜持的后果,要是我早点觉悟,事情就不会这么痛苦。

我抱住爱德华的脚,我舔舐着他腿上的精液,我温柔的道∶“是的,我的主人,我已是你的奴隶了。”

主人满意的蹲下,撕开我的裤袜,脱下内裤,用他美丽的肉棒刺入了我。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幸福,我狂喜的叫着,哭着。不敢相信自己有如此荣幸。

我看着眼前的孕妇,她污蔑的淫荡笑容告诉我,她和我一样,感到那无比的幸福。我将嘴移到她的阴道前,吸食那雪白纯洁的精液。

旅馆五(?)钟楼

我10年级的时候,和妈妈还有五岁的妹妹离开了故乡拉昆市(恶灵古堡?

你想太多了),在一个湖边的渡假区渡过暑假,父亲在前年的一场车祸中死去,保险公司本来不愿理赔,因为加入保险日期和意外发生的日子只差一个礼拜,但在我的影响下,还是拿到了钱。撞死爸爸的司机供称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,当然警方没有采信。

我已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在实际的试验上,此时已经对控制生灵有了十足的把握,要让一个人被控制也是非常容易的,通常人们称此为附身,自然状况下,游魂是无法进入人体的,但在我豢养下的游魂能够把平日的能源用在改变他人意志的方面上,但除此之外也没办法做什么,意志受到影响的人会出自自己的判断决定行动,有时候她们采取的行动挺令我大吃一惊。

我的妹妹,同时也是我的女儿,琪儿,她和我一样有着黑色的头发,从小她就对我异常地亲昵,这是妈妈的影响,琪儿每天都会观看我和妈妈交媾的过程,虽然她年纪尚小,但似乎已颇能感同身受。

她就是一个令我感到惊讶的人。

一日清晨,我躺在小木屋中的床上,一阵愉悦的电击让我颤抖起来,睁开眼睛,掀开被子,一个赤裸的女人贪婪的把肉棒完全吸入口中,她深邃的绿色瞳孔充满了淫荡的肉欲,那是我的妈妈。

自从贝丽感泄她之后,妈妈的放荡随着时间而变本加厉,或许人的本性皆是如此,只要尝过一次完全放纵的快乐,就会渴求更多更多。她为我生下了琪儿,但妈妈似乎想要更刺激的性爱,她曾经把我关在房里,除了吃睡和上厕所,就是不断的让我插入她红肿的肉 。她当然想过尝试滥交,但我也当然改变了她的想法。

妈妈娇媚的看着我,口中发出猥亵的声音,我感觉到火热的舌头画过敏感的龟头,带来一阵阵麻痹的快感。空气中有一股酸酸的气味,是昨天的馀韵。我抚摸妈妈的头发,黑色的细丝软软的披散在我的脚上,一个蓝色的身影飘了过来,那是我在附近找到的游魂,我叫她做爱丽丝,看见她的时候她正穿着蓝色的连身裙之故。她怯懦的看着我,我指指妈妈,爱丽丝立刻低下头来,开始吸食妈妈泛滥的肉 。妈妈嗯了一声,屁股开始不自主的摇摆,想必是爱丽丝冰冷的舌头让她吓了一跳。

我不久便射精了,妈妈一滴不漏的吸尽了我的精液,爱丽丝用惋惜的眼神看着我。

“喔,你又用魔法了对不对?”妈妈舔着嘴,笑道∶“害我那里突然冷了起来。”妈妈坐了起来,两腿高高举起,道∶“用你的魔法让我快乐吧,”妈妈的眼睛又浮起了浓稠的欲望∶“然后干你的妈妈。”

爱丽丝得到我的同意,用她冰冷的手指缓缓的插入妈妈,我可以看到淫水顺着她蓝色的手指往上攀沿,缓缓的消失。

“喔,爱德,你看!”妈妈颤抖着身体∶“妈妈喷了出来。”

爱丽丝的手指快速的搅动翻转,带出了更多的透明汁液,妈妈喘息着,两手无力的抱着大腿,肉洞抽动个不停。然后便达到了高潮,妈妈喜悦的叫喊,爱液喷射出来,但被爱丽丝的身体所吸收,在空气中消失。

我迅速的压上妈妈颤抖的身体,粗鲁的把肉棒刺入,妈妈里面黏腻无比,我开始快速的抽刺。妈妈紧抱着我,身体开始了另一波抖动,更为激烈,她很明显的达到另一个更强大的顶点,温热的体液让我更加疯狂的用肉棒攻击她,妈妈张大嘴巴,却说不出一句话。我感到下体的火热,于是抓紧妈妈,在她体内射出另一股浓浓的精液。

妈妈的高潮持续了将近20秒,肉壁不停收缩,充血的阴唇咬啮着我,好象想把我吞下去似的。

“啊!爱德,不要动┅┅”妈妈奋力的喘息∶“不然我又要去了┅┅”我对她微笑,趁着尚未疲软,我又开始抽动起来,妈妈随着我的肉棒疯狂的哭叫,但眼中却流出欢喜的泪水。我不停的索取妈妈的身体,直到我第三次射精为止。

我经疲力尽的离开了妈妈,她兀自不停喘息着。

一个细微的哭声传了出来,我看到琪儿缓缓走出,她在哭,我一眼便看出为什么,从她两腿之间流出了鲜血。琪儿走到我的身旁,我安慰她,并且仔细观察她稚幼的肉瓣,血似乎是从体内流出的,我于是问道∶“你是不是插入什么奇怪东西到肚子里面去?”

琪儿摇摇头,爱丽丝已经在旁边虎视眈眈了,对游魂来说,没有什么东西能比鲜血更美味了,她在我示意之下,将血液吸食干净,但她的表情却一点都不高兴,爱丽丝告诉我∶“这是已经死掉的血,难吃极了,这是她的月经。”

我诧异极了,哪有五岁的小女孩月经来潮的?

妈妈此时凑过来看,她惊喜道∶“喔!琪儿,你长大了,我真不敢相信!”

便将琪儿抱起来安抚,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,琪儿很快便转哭为笑了。妈妈突然看着我,眼中露出暧昧的微笑,道∶“你对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有什么感想?”

我并未有何感想,我只觉得不正常。妈妈笑道∶“你知道,女人一但月经来潮,便能生育了。”这种东西我当然知道。

“你想不想干她?”

“干谁呀?”

妈妈用手指缓缓撑开琪儿的阴道,里面还是一团混糊的红红白白之物∶“干你的亲生女儿呀?”妈妈用无比淫秽的眼神看着我,好象光这个想法便已令她兴奋不已似的。

“她太小了。”

妈妈却一边用手指按摩着琪儿的阴阜,一边道∶“你不是有魔法吗?”

琪儿面目通红,她早已知道我们日常的活动,也对性交一事颇有认识,她看着我,但没说什么。

妈妈把琪儿放到床上,亲吻她的唇,琪儿惊讶的表情告诉我妈妈正将舌头深入琪儿口中,她俩浊重的呼吸让我不禁兴奋起来。良久,妈妈离开了琪儿,唾液在空中连结成许多闪亮的吊桥,随即断裂。我注意到肉棒已经硬得石头一般。

妈妈道∶“琪儿,你知道吗,其实是哥哥和妈妈生下你的,你的爸爸其实是哥哥唷。”

琪儿不解道∶“哥哥是爸爸?那爸爸不是爸爸?”

妈妈微笑,又给琪儿一个深刻的热吻,琪儿全身通红,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身上的热气。妈妈又道∶“让你的哥哥干你,你喜不喜欢?”

琪儿“嗯”了一声,道∶“喜欢,妈妈每次被哥哥干都很舒服的样子。”

妈妈看着我,手指淫秽地来回按摩着琪儿的下体,少许的爱液竟缓缓溢出。

妈妈笑着道∶“爱德,来干你的女儿,你的妹妹,琪儿。”

我无法掩饰自己的兴奋,我将肉棒对准琪儿的阴道,缓缓将龟头插入,但琪儿却痛苦的哭叫起来,我知道这毕竟是太过无理了,肉棒要插入这么小的肉 ,岂有不伤害到琪儿之可能!

妈妈此时却在一旁叫道∶“魔法!用你的魔法!”我想那应该是没用的,因为游魂不能改变意志以外的东西,但还是让爱丽丝进入了琪儿。

琪儿有一瞬间好象受寒似的发抖,但随即露出无比淫荡的神情,和其他被游魂附身的人一样。她用小小的手指在肉 附近按摩着,慢慢的,许多夹杂鲜血的爱液流了出来,琪儿的下体象一池湖水在阳光下闪亮着。

我试着把龟头挤入琪儿的肉洞里,阴道被我用力撑开,琪儿却没有哭喊,而且还发出娇艳的喘息,我缓缓将剩馀的部份刺入,但肉棒只有一半进入琪儿小小的肉体中。妈妈从后面抱着我,我回过头去,吸食妈妈甜美的蜜汁,妈妈则用手爱抚我露出的部份。

“怎样?”妈妈火热的问道∶“干自己女儿的嫩 的感觉?”

“非常爽,妈妈。”

“在里面射精,爱德,看我们明年会不会有个孙子?”妈妈兴奋异常,她的下体摩擦我的背部,温温的黏液流在我的身上。

琪儿不停的喘息着,眼泪不停的流出,正象她湿润的肉 一般。爱丽丝此时却突然钻了出来,她面露倦容,不听我的命令,便迳自开始吸食地上的爱液。我本来不知为什么,但渐渐的了解了,琪儿似乎会榨取游魂的生命力,有些人不用什么力便会被操纵,有些人则否。但我错了,琪儿是我从来没看过,之后也再未遇见的特殊情况。

因为在我眼前的五岁小女孩,竟然开始长出小小的乳房来!妈妈和我惊讶的看着那肚子还肥肥的琪儿,胸前缓缓的隆起两个小丘,红的渗血的乳头也挺直的站立,仿佛声明着胜利似的。

我伸出手,试验着两粒小球的柔软度,它们的大小刚刚好适合琪儿的体型,不会大的引人注意,我揉捏着,琪儿已经开始扭腰,展现她饥渴的雌性本能。我开始快速的抽插,琪儿竟承受住我的攻击,开始发出快乐的牡声。

妈妈兴奋道∶“爱德,你的魔法真是太神奇了!琪儿,大声告诉妈妈你的感觉。”

胯下的琪儿娇喘着,挤出几口气道∶“妈妈┅┅哥哥的肉棒好烫、好大┅┅把琪儿都塞的满满的┅┅好舒服┅┅”

我忍不住弯下腰,亲吻琪儿的唇,琪儿羞怯的想要用新学到的方法吸吮我的舌头,无奈自己的舌头太短,我于是缓缓的将舌头伸入琪儿口中,感觉到她殷勤的爱意正努力的爱抚着我。

琪儿的阴道非常的紧,几乎是把我箍住一般,相对的也带来非常大的快乐,我不久后便在她体内射精了。

琪儿的小手紧张的抱着我的脖子,叫着“啊!好烫,哥哥,我好烫!”

妈妈在一边兴奋的叫着∶“别怕,琪儿,那是哥哥的精液正射入你的体内,那是非常舒服的。对不对?”

琪儿点点头,脸上因为过度欢愉而扭成一团。我感到她小小的身体颤抖着,紧锢的阴道前后抽动,琪儿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。

我将肉棒拔出,琪儿欢喜的看着我,她高兴的道∶“我以后可以和你们一起睡了吗?”

妈妈答道∶“当然,我的小宝贝,哥哥会用他的肉棒每天不断的插入你,直到你怀了他的种也不会停止。”妈妈蹲下来,舔着肉棒上的汁液,笑道∶“对不对,爱德?”

“是的,你说的没错。”

(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